再生和吉祥的相互碰撞
东华大学服装学院纺织品艺术设计 何谭惠

  在成千上万的世界图案纹样里,各式各样的纹样代表着不同的意义,在这浩瀚的纹样大海里,有种名为卷草纹的纹样,她在东方的华夏文明到西方的古典主义的各种的装饰还是绘画中,是代表一种信念的标志,这个代表信念的她在东方的中国象征吉祥,在西方的欧洲国家,还是在属于外国的日本,她的意义是再生和复活,在此纹样的意义碰撞的时代,她有着什么样的历史呢?是怎么发展的呢?日本从纺织品的唐草花纹认识了这种图案的形象,西方人从希腊的古罗马建筑熟知了这个装饰的花纹,而伊斯兰教的国家人民,对清真寺外面美丽的藤蔓花纹也感到很亲切。中华民族也是在这样一个代表着吉祥的纹样中看着历史长河的继续前进。不管是在卷草纹样的发展的历史上面还是在现代的应用上面,中外都有着他们各自的特点和应用的领域,这其中有很多的因素影响着。
发展史的比较
                            
   在古罗马有一个这样的美丽的传说,一位少女的墓地里生长着良苕,翠绿的叶子簇拥着白色的墓石,宁静素雅而美观,好象在抚慰少女的亡灵,成为再生,复活的象征,受到人们的尊敬,所以装饰神殿多用良苕叶,后来,用良苕叶组成了弯曲的藤蔓,刻在石棺的四周的石柱上面,用良苕叶盼望死者生还和复活轮回。良苕叶后来被称为罗马卷草纹和罗马卷叶纹,这种形状奇异的叶子,萌发了一种弯曲而且充满了生命力的无限的延伸,构成了罗马的卷叶纹,在罗马的卷叶纹的发展的过程当中,成熟的希腊人一方面赋予这种纹样完善的形式美,另外的一方面,创造了纹样间非常顺畅的结合的方式,即希腊人创造了有韵律和节奏的”线条美”的卷草纹样。 尤其是在科林斯式建筑头上,使用这种叶子的装饰的图形,良苕叶式已经成为古罗马建筑的柱头上面的典型的样式.把她作为一种再次复活的标志,有着再生的含义。
                            
   法国19世纪的文艺评论家波特莱尔在《火箭》一书中写到在所有的图案中是最具观念性的纹样,不言而喻, 在阿拉伯国家当中,卷草纹称做阿拉伯藤蔓花纹.所谓阿拉伯藤蔓花纹,就是卷草纹样,但是和我们的生活中经常看到的卷草纹样,形态上有很明显的不同,这就是在西方的概念上的不同,学者阿罗伊斯.里格尔在谈到阿拉伯藤蔓花纹的时候,说它是近东方美术当中经常出现的一种的植物的纹样,什么植物,却没有很明确的解释,和里格尔同时代的T.瓦德在他的历史的装饰当中,做了如下的描述,在撒拉逊的装饰当中,经常出现了叫做阿拉比安的花纹,以植物藤蔓为纽带,互相连接,并且有着和花蕾和叶子,形式美观,富有装饰性,称为阿拉伯藤蔓花纹,对植物进行了观念上的解释,这种纹样在不同的地区,以不同的题材,逐渐发生了变化,最后融合到统一而形成,到成为一些个体而存在,最初在古埃及文明中,也谈到了用植物藤蔓作为装饰的神圣花纹,那就是在说用莲花和纸沙草作为藤蔓状繁荣连续的花纹,而在克里特发展为连续性的波浪的纹样,在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以棕榈叶,在希腊则使以叶的原型,分别产生的并且融合了很多的元素,发展了并且成为了今天的卷草纹样的又一个代表的地区.总而言之这种自由弯曲的植物纹样,早在迈锡尼美术时期就用于装饰的目的,进而也可以这样的说, 迈锡尼美术是产生连续性波形的卷草以及间断的S型的卷草纹样的摇篮.,换句话说,也就是古代美术史的希腊古代美术时期,就产生了这种纹样。
                            
   在埃及,古希腊和罗马产生的卷草的图案的主要是用于建筑和装饰当中,尤其是在柱头的装饰的纹样的图案当中,西方理论界对于卷草主题的流行有两种的说法,一种是由欧洲生长的一种叶子的变化的图形的装饰,另外的一种的说法就是吸收东方的卷草的样式,源流是葡萄卷草纹,东方的葡萄的叶子肥,果多,大量酿成葡萄酒,所以从古代就是一个丰收的象征,作为生命树,受到人们的尊敬.从而把葡萄卷草纹作为吉祥和丰盛。
   当波斯的萨珊王朝还存在的时候,大量的岩石和浮雕,染织品和金银器上面,描绘着涡卷状延伸的葡萄纹样,波斯的葡萄的纹样传入西方,并且在罗马大量的使用在建筑的装饰上面,以东方文明为首,包括中国西部还有欧洲的一些地区,都认为葡萄是丰收的象征,多产而广为人们所尊敬。所以在纹样或者说是在记录这些丰收的过程的时候,用带有葡萄的纹饰来表现着一些建筑.尤其是在希腊罗马的建筑上面经常见到的葡萄卷草纹,以横向相连的主线为基本,沿此主线的两侧,配上主要题材的葡萄和葡萄叶,葡萄叶子缠绕着葡萄,卷集着,这时候,你就会发现这代表丰收的葡萄卷草纹当中有着现代的卷草的图形的影子,达西托母逊在植物成长的形态中指出,连缀在叶子上面的茎和小花,按照一定的规律配置而创造了优美的造型,一直是人们所推崇和追求的目标,达芬奇也就这种优美的连续性的植物的纹样进行了研究,思考,成为最早用文字记录植物纹样的美术家,他认为在研究卷草纹样的时候,自然会想到,古希腊,埃及人对椰子树干的螺旋的轨迹,荷花,向日葵花瓣螺旋排列进行了几何学的观察和研究,我们可以认为,卷草纹样是植物叶子的自然的生长的弯曲的生长的形态,做样式,这里讲的还是卷草纹样的发展的雏形。
   在中国的卷草的发展的历史上与西方国家有着不同的概念,因为它是个连续性的发展的过程,卷草纹一种呈波浪型向左右延伸的花草纹样,作为一种边式的发展,很多时候更是作为一种吉祥,富贵的标志,一般的话,作为一种纹样的延续性发展的一个重要的传统纹样
                
    卷草纹汉代已经相形见雏了,由最早的云气纹结合花草变化而来的,在魏晋南北朝称作为忍冬纹,这也是在慢慢的发展过来 的,一种云气的走式,一种有着和别的纹样不同的感觉,叫忍冬的植物,,卷草的格式在我国汉代的许多的铜镜的花纹上的应用很广泛,在六朝的石窟的建筑的装饰上面,可以看到了云气纹转变到了忍冬的唐草的纹样的样式,在汉代的铜镜上面,也有很多的唐草的纹样的,其后在卷草纹样的盛行的时期,就是唐朝到了唐代,则演变为复杂的卷草的样式,往往用牡丹做为母题,更加的华美和富文化的开放,使得各种艺术纹样的发展达到了顶峰,卷草和其他一些纹样的结合,使得本身就充满着特殊含义的卷草的纹样,又被描述的许多新的定义,代表一种华丽的装束,并且与很多的花卉的结合,一些牡丹花,还有宝相花,中国的一些富有吉祥意义的纹样和象征都和卷草的结合更加富有当时的意义。那时称作为卷云纹,明代的李时珍《本草纲目》中有写到久“久服轻生,长年益寿。”因又有吉祥和长寿的意义作为一种边式,但是也是吉祥的象征,贵。到了明代又称作为缠枝花,在清代之后,卷草的花纹都是以和花卉为母题同时出现,并且以卷草缠绕花卉在适合于整个布局的器物或者是织物上面的。发展到现代,大多数还是以缠枝的方式出现,都是围绕一个主要的花体来演变的,并且有时候多变的使用在四方连续的纹样当中的使用,或者是单独的连续性的纹样的.所以她的出现和发展的过程,主要是根据叶型的变化还有图形的环绕的方式,慢慢发展的,与外国的则有很大的不同,她最具有个人的魅力。
   中外卷草纹样发展历史的相互联系和各自的发展的趋势,以及在古代和现代的应用方面的比较,外国在使用卷草纹样的时候考虑到的是什么,中国在使用卷草纹时候,结合自身国家的语言,都有各自的阐述
                            
    图案在出现在阿拉伯的藤蔓植物的纹样之后,指出图案的骨架组成波曲状的的卷草纹样的样式,缠绕的植物的花纹的纹样朝左右继续延伸,甚至升华为象征是宇宙广阔的无限的延伸的纹样,在中国的唐代尤其盛行,并且用为主导的装饰的纹样的方法,也就是这个纹样的传播,使得日本在学习唐文化的时候,一并好的纹样也在学之,日本人称作为唐草,或者是在草说具有异国风情的草,总之不管是在中国称作是卷草,还是在日本为唐草,还是在阿拉伯国家称作为是一种藤蔓植物的纹样,总的概念都是在对这种带有几何形态的花卉加叶子的连续性变化的描述,在这个意义上面,严格的讲,这是带着概念和文化的有着一点联系的植物纹样,东方的卷草的形式的表现,主要是在说到中国的卷草的样式,如忍冬唐草,连唐草,牡丹唐草,宝相花唐草,等不胜枚举,都是由连续的花朵组成,而且这也不是单一的,何时的发展,到现在还没有明确的答案,都只是根据历史和文字还有留下来的织物的研究而做的一些猜想,西方的植物卷草纹或者中亚的民族动物的卷草影响,和唐草纹样的相互结合和融合,而逐渐发展而形成。
                            
    在五世纪的时候,中国的唐草的图案传入日本,日本的应神天黄陵出土的时候,随着的马鞍上面的金银的雕刻中有很明显的连续的龙形的唐草的形象,不久也在白风的时代转变为忍冬的卷草的形式,在此以后又变为了三叶胯形的花卉的纹样,,在由后来的佛教传入日本,随着的一些佛光的装饰的中国卷草纹样式-这些样式的唐草都传到了了日本,并且对日本的装饰的艺术上又发展了新的样式,发展到近代,日本才有了自己的唐草的具有日本民族特色,并且夹杂着日本文化的卷草纹样,传入日本的佛教,不久也开始了本土化,随着佛教的唐草的纹样也随着当地的文化和其他纹样的影响,从而有了新的诠释,以花为主题,构成感上,和中国的卷草纹的样式上,都是一样的,这和西方有着明显的不同,中国的卷草纹样是以花为主体,藤蔓属于陪衬的地位,只是花的附属位置,日本的唐草纹样也是在结合它自身的文化在继续发展,而西方的国家则是卷草和藤蔓是主体地位,因为它是象征着再生,复活的意义,关于空间的恐怖。害怕空白的意识,英国评论家哈巴德里德论述欧洲的美术的产生的填补的空间艺术思想,对于罗马卷草纹的疏密,填充是否过多,好象是一种生之畏惧,或者是对复活的憧憬的意义。但是在中国的纹样中却是吉祥的标志。
    例如,牡丹是白花之王,象征着荣华富贵,菊花象征长生不老 ,把她 作为延年益寿的象征,莲花是佛教的吉祥纹样,也是为什么花具有它特殊的意义,并且作为主体地位,在中国,甚至在整个东方世界里都是这样的说法, 西方象征再生,东方象征吉祥,在欧洲著名学者里格尔的著作中没有涉及到中国的卷草的图案,没有揭示这种世界性的图案的全貌,另外由于他只把重点放在卷草纹的起源上面,所以并没有很明确的指出花和茎连续性的这个几何的图案,在做研究主题的时候,在对花和茎的阐述的时候,缺乏很明确的论证,显得缺乏一种统一性,因为在卷草纹的发展的历史上,中国作为一个重要的东方代表,一直伴随着卷草样式的发展, 对于中国来说,这样的说法,并不以为其,在中国的历史上面,一直都有这种文化的延续性,并且在结合不同的时代,继续向前发展,在现代的应用上,中国是个大的潜在的市场,在与面料上的结合体现的最为突出,还有一些铁艺的装饰,在这些方面,卷草纹样以它特有的卷曲的效果,为之带来一些生机,有一些灵动的感觉,在服装面料的应用上面,卷草纹样,或者可以说是唐草纹样,富有着传统的中国的风格,在一次次的发布会上面展现着图案纹样特有的魅力,而与此同时,西方的纹样,都是一样的涡卷纹样,在不同的国家有着不同的应用的方式,这是代表的信念不同,整个社会的环境的不同,还有人们的需求方式的不同,不是用观念自然哲理化,像阿拉伯的藤蔓具有永久的纪念性,所以在现代的应用上面,也是在比较严肃性,主要实在代表着再生的主的圣地的代表的图形纹样,一些精巧的图案瑞花是和永生有着一定的联系,在构建的形式上面不同,像罗马的马赛克时代的“罗马卷草纹”在桑达克斯丹大教堂中的装饰上面,还有爪瓜印花的面料中有大量的使用卷草纹样,配置不同的花卉。
                  
    图案只有本身具有生命力的原形的实体为依据,才能达到生命的自然感,图案就是生命的形式,在本身图案在应用的过程当中,也应该考虑到生命本身的存在的形式。不管是卷草纹样还是其他的纹样,她有着她的发展史,在中国她是怎么发展的,是否有着她的构建形式,还是原体的实型,都是看她在整个的发展史上占有什么地位,人们在怎么使用她,她所代表的是一种信仰还是一些吉祥的事情,在西方是怎样接受的,具体的起源地是否在西方,现在的眼光着眼于更好的去应用这些纹样,应该更好的结合中西方,各有的特点,更好的发展或者说是去应用卷草纹样。卷草纹是现代的铁艺上的一个巨大的贡献, 在著名社会园艺评论家说到这个问题上面,现代的铁艺应用的很好, 她不仅是在代表的意义还是具体的实用性来说,卷曲的纹样使得增加了艺术性和功能性,很好的结合现代的时尚的元素,.一些流行颜色或者是流行的面料,将一些传统的纹样的元素应用上去当再生的概念和吉祥的概念在碰撞的时候,因该屏弃不好的,结合中外的卷草纹样的特点,更好的为卷草纹样的应用做出特有的贡献。


Copyright © 2015 上海市服饰学会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上海市延安西路1882号东华大学第三教学楼3楼3中308室 技术支持:上海中服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电子邮箱:fsxh@dhu.edu.cn